039

存档。

【戏风挑战问卷】
白元芳

1.自己惯有的戏风

拎着一大罐子事务所边上酒楼里装来的新酒,拍拍塞在胸前衣襟夹层里的半只烧鸡,乐呵呵地哼着小曲儿拖着脚步一步一擦地地磨蹭回了院子里。随手折下一枝干枯得差不多去的桃花枝一把将酒罐子掼到背后背着就进了狄仁杰的屋子里,打开门大敞着任由稍凉的秋风呼啸而入,自己跑到床头捏着那绑着罐子的绳在他脑袋正上方砰砰砰敲得响亮,嘴里不间隙地嚷嚷着起床:
“你倒是起来啊狄仁杰,说好今天早上和我一起去管马的老刘家看尸体的,再晚点就啥都看不到了啊?快快快起来!”
一脚踩上床沿的动作倒大有一副强要民女的架势。瞧着对方完全没一点儿起来的意思,丢开树枝左瞧右顾了会儿也没找到什么更好的代替品,干脆掀开对方的被子撸撸袖子说换衣服出门就开始帮他换了起来。

一回来就发现差点只能露宿街头,瘪着嘴角内里提不上生气但还是有几分憋屈,但实在说起来竟然稍感喜悦。置办好家私摆放整齐已经临近端午,手里提着几个被前雇主们当街迎面递来的粽子,颇为自傲地打算在妹妹和狄仁杰面前好好炫耀一下。朝着周围巡视了一番,打算买点酒菜回去,以此免遭白洁魔鬼厨艺的残害,忽然瞥见店家专门辟出的大片置放龙船的空地,边上插了个板子道胜者有奖。当前撸起袖子,把粽子丢到旁无人看管的水果摊上,还算长了点心眼地神不知鬼不觉地滑进人群,志得意满地觉得自己肯定第一。谁家的武功比白家好啊?等到挤到最前才看到家里两个败家鬼早早报了名站定排着队呢,一看狄仁杰那笑就知道自己中套了。板着个脸想了好几种开头都觉得有失气势,最后说出口的话却一点儿都没经过脑子。
“等我来呀,现在知道没我不行了吧?”
2.黑暗戏风

你能做些什么?
被束缚在头顶的双手绑得极紧,不论是用上内功死命去攥又或是崩起指尖用力去掐也没多大效果。方起鹤临走前留下的话像是滚轴一般咕噜咕噜在脑子里响个不停,搅得神经混作一团扯得眼珠翻白发疼。
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吊了几天的疼痛一股脑地冲上了神经末梢,嘴角撇向一边几乎歪到了耳根,闭起眼睛咬紧大牙整个天灵盖像是要被掀起来一样皱缩着,胃里的酸水蠢蠢欲动地蓄在喉间。
“呵呵呵呵呵呵……我能做些什么呀,我能做些什么?”
咽下半口含着口腔碎肉的唾沫,抿紧唇露出个像是微笑深思的表情,上下大牙磕磕碰碰撞在一起笑得无法自控。
“也不过是让你掉颗脑袋醒不过来,埋也不埋一起罢了——我老白家做了什么,哈哈,连天理都不容了……该死。”
“真该死。”


3.KUSO(恶搞的戏风)

奶茶店的店主的确很好看。叼着根吸管吧嗒吧嗒吸上两口看着长发美眉捧着奶茶瓶不断卖着广告,搓搓手指手肘捅了捅狄仁杰示意他上去帮忙。
“诶,你上去帮她卖个广告。江湖侠客都助人为乐来着,广告词是什么——”
回想了下却发现这么久的循环播放都像是过眼云烟,没有一点留在脑子里,只好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好我好大家好,统一晴纶奶茶买一送一不含反式脂肪酸啊’,上不上,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狄仁杰呀,来来来,要不要跳个舞啊。想当年我也是被称为白家舞霸,跳最好那个呢。这可是屈尊来教你,利索点!”
揽着颗腰不怎么粗的松树贴上去摆摆手臂踢踢腿,扭扭腰甩甩臀,再回头朝对方剪刀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帅吗?”

4.翻译腔
5.苏力满满的戏风
6.一看就有病的戏风
7.装逼的戏风
右手握着筷子来回转动了三五圈,轻击瓷碗企图引起店老板的注意力。清汤寡菜,捞面也糊得一塌糊涂,要不是开在城门边上,哪来的这么多被驴得心神俱碎也不吱声的外来客?伸筷戳进没多少油水的扣肉盆里使劲将它拖近身半分,就着甜得发腻的糖水拌饭吃了起来,佩剑硌着肚皮只得改变坐姿,左腿踏上桌底儿的木杠,右手支棱地撑起身子空出另一只手捧碗刚调整好姿势边听闻一声‘凶手就在我们之中’,不由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直起身侧耳聆听,激动过头倒是意外噎了口饭菜,端起汤碗一口干净拍拍身侧小二肩膀笑嘻嘻询问适合缘故,攥着剑搓了搓刚冒出芽的胡茬,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也不顾油腻便捏起带皮的烤腿子用力一咬,眯着眼心道好戏还是配着美食才好。
8.文艺或者少女的戏风

评论
热度(7)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