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

没有见过有太太写胜出的灵魂伴侣,可恶,好想看,有木有太太写呜呜呜呜呜呜……………

-

突然找到的东西!

在飞机上又看了一次卷毛+纯黑玩的gta,感觉受到会心一击,真挚安利。
开飞机的时候一边BGM是Cooler than me一边是Shape of my heart,简直像隔空告白。纯黑的形容同人大手:“我们这成了泰坦尼克号啊!”卷毛说话的时候意外地悲壮:“啊,你怎么死了⋯⋯我也要死了,我不想游回去了,所以我觉得游到深海里,就这样⋯⋯dead。”
两位⋯⋯啊,两位真是甜到晕厥。
纯黑的态度一直都是纵容又抗拒,底线不是很明显的样子。卷毛这边底线负数啊哈哈哈,基本说起话来跑火车。
在摩天轮上,卷毛一直对纯黑吼:“看太阳!看夕阳!快看!”自己扭头一直盯着纯黑。
“其实这辈子我好像只坐过一次摩天轮。”我向来不擅长...

存档。

日常。

金属与木板撞击的声音接踵而来,连在破空声之后。先是木廊冗长的回折,几朵粉色的樱花见缝插针而入,最后映入眼帘的兄长的背影。他执意留着一头半长不短的头发,平日里多是披散在肩,犹如鸟雀羽毛般滑顺,只有在练习时束与脑后。雀踏着青而来,一路低飞停在枝头梳理羽毛,顶头的太阳老早跑至正中,此时一步步西斜着,气温渐降。
凑过去免不了一顿斥责,大约是见多了,话里话外的意思烂熟于心,翻来覆去的词句更是几乎倒背如流,趁着对方训练恰好结束,一把揽过肩膀推推搡搡就往外走,弓还落在凳椅上,箭刺入木头,直愣愣地橫在原地。
半藏正怒吼着源氏的名字,但他的弟弟向来不到黄河心不死,笑得一派灿烂和他说发现了新东西,绿色的头发欣欣...

存档。

摸鱼产物,ooc,小心食用

魏婴中心


-江澄
腦內場景,攤牌解決瑤妹之後。
魏嬰最後還是沒忍住回頭看了眼江澄。
他們之間其實沒什麼好說的了,在魏嬰看來,該解開的謎底,該還的恩情,不該說的秘密,全都一股腦摔在他們倆面前了。藍湛就走在他身邊,帶著讓人心安的氣息,他們離得很近,全然信任的距離,讓魏嬰不由得恍神。
然後他就看到江澄眼中轉瞬即逝的那一點光,包含著痛苦糾結,卻又有一種事到如今無可奈何的釋然。
江澄向來露不出這種複雜的表情。直性子,一根筋,認死理。魏嬰自覺對他了解透徹,從剛懵懂記事開始的情誼,一路跌跌撞撞,也有協手,也曾並肩。這諾大雲夢,街坊巷間哪一處沒他們的笑鬧聲?
假如當初沒有——正所謂一步...

存戏。
-ooc注意

Sebastian
自己是由背部的阵阵湿冷生硬地唤醒的。
眼皮还没掀开,意识就已经由冲进鼻腔的怪味刺激地愈发清晰。尾椎和后颈抵着坚硬的材质,活动起来酸的发僵。
武器显然不在背上稳稳地挂着,就连油灯也不见了踪影。试着撑着两壁支着身子坐起来,力气却怎样也集中不到小臂上。无力地后仰着喘气,明明是个简单的动作仍累的发虚。
湿透的褐色马甲和黑色长裤被浸染的贴在皮肤上,滑腻地难受。试着呼唤搭档和那个小白毛,但就像石子投进了大海,毫无回应。空旷无一人的空间里一时只有自己独特的沉缓而疲惫的声音回荡。

Ruvik
狩獵時獵物面上的迷茫是最好的調味劑,它們讓食物更加地香甜可口。警探顯然因為新的場景而...

-

-Stans
-一个问卷

普通日常
「別把自己逼得太緊。」
這是Stanley最喜歡對Stanford說的一句話,
標註:過去式。
他熱衷於為自己做不好的,搞砸的和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找上無數個理由,歸根結底都成為了這一句話。
假如他做不出這一道生物題,他會選擇換掉生物課,假如另一門也過不了關,就是Stanford出場的最佳機會了;假如他在試圖修好卷帶的磁帶時不慎弄斷了,他會選擇悄悄重買或者藏起來,假如買不到或者被發現,就是Stanford背鍋的最佳時機了;假如⋯⋯
你要說什麼造就了Stanley,莫過於這一句被他奉為至理名言的座右銘;但你要說他真的做到了沒有——
「我花了三十年為了救你出來,你卻一句謝謝都沒有和我...

1 2 3 4 5 6 7 8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