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BillDip
/Dipper在心疼Bill,这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Dipper看著Bill用他的身體去做一些荒誕無稽的事。
他像是個不知世事的小孩子,尚且不知道火除了溫暖也會灼傷,漫不經心地裸手攏住燭光。「痛」對Bill Cipher而言是件新奇萬分的事,於是他對此樂此不疲。
叉子,試過了;櫃子門,試過了;壁爐熄滅的火堆,試過了⋯⋯他心醉於這種全新的體驗,在Soos給他的傷口搽上消毒液時,甚至快活地哼出了小調。
Dipper頓覺慘不忍睹。他完全不敢想像假如現在處於那個身體的是他會怎麼樣。此外,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悶感油然而生。
當Bill進入Dipper身體裡感受人類是如何生活,那被驅逐出身體的Dipper...

/Dipper說服了Bill來體驗人類生活,Bill答應了
/Dipper的心灵鸡汤

Dipper完全沒有料到Bill會答應得這麼快,直到坐在火車軟座上腦子裡都還在循環播放剛才發生的事情。

「我知道,」他記得自己這麼說,「這個世界不算是最美好的地方,不論是對你還是對我,環境污染和人心險惡,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我一樣懂得有多糟糕。但是在這個世界上,」他指了指自己心臟的位置,並對著黃色惡魔抬高了另一隻與Mabel緊握的手,信誓旦旦地對對方說。「假如你有希望,什麼都會到來的。」

「⋯⋯美好,惡,你到底以為我是什麼?墮落的天使還是沒被管教好的壞孩子?」Bill說。「你怎麼知道我想要什麼呢?」

「你並...

事情開始變得不對勁。
Dipper已經回到加州好幾個月,新學校的生活並不太順利,煩心事多到讓他應接不暇。但他還是留意到了一點兒不尋常。
他能想起自己做過什麼夢,並且愈來愈清晰。它們從一開始離奇古怪的異世界到了如今與現實幾乎無二的初中生活。唯一的區別大約就是缺少Mabel和——那是Gravity Falls High。
我大概是太想Stan他們了,Dipper想。沒有多放在心上。
但接下來的事情轉向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境況。
夢境的時間比從一比一加速到了一比二,再到一比三⋯⋯當Dipper的第一個學期末測試到來時,已經變成了一比七。
他在夢中不斷認識新同學,交到新朋友。一切順利得難以置信,同學們的臉也從剛開始與...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