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很多个这样子的夜晚。
好嗓子不是天生就有的,在访谈里说的快乐夜生活其实也只是少数。更多时候他们面对面坐在床上,一字一句重复着主题曲的旋律,高音卡在喉咙里像是窒息的鱼,黄明昊突然发现了朱正廷的黑眼圈。
哇,朱正廷有黑眼圈。这像是一个层层封在盒子里的秘密,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过了。参加偶像练习生固然给这位二十二岁的大男孩带来了压力和精神重担,但他处理得很好,从没有表现出一点儿惶恐。他总在事无巨细地强调护肤有多重要,“既然站在了舞台上就要从里到外给观众最好的状态”,立志于薄妆博得满堂喝彩。
现在那一层浅浅的灰霾垂坠在他眼底,眼里也云遮雾绕看不真切。
黄明昊想,他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朱正廷有了隔阂。是队长的担子终于磨平了那点儿仿徨失措,还是他终于先自己一步长大成人了。
这真要命,他从来没把朱正廷当作过哥哥。他曾经是可靠的保护伞,到如今已经变成一把漂漂亮亮的遮阳伞了,需要你好好对待,不能经受风吹雨打。但猛然间,一个对视的时间里,现实砰砰砸了他一头。
他不仅仅是自己的哥哥,还是其他人的哥哥,而如今成为了更多人的哥哥。每天需要烦恼的事情除去练习还有一大堆,弟弟要去安慰,镜头要思考会被怎么剪贴,上一次的经验让他有点束手束脚,又想大迈步去突破自我。
最后和自己最亲爱的弟弟窝在床上,电脑放着不知道哪里搜出来的外文电影,嘴里哼着即将要表演的歌,轻轻摇晃出几点疲态。
长大是件太伤经动骨的事情了。

评论(1)
热度(7)

©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