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Stans
-一个问卷



普通日常
「別把自己逼得太緊。」
這是Stanley最喜歡對Stanford說的一句話,
標註:過去式。
他熱衷於為自己做不好的,搞砸的和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找上無數個理由,歸根結底都成為了這一句話。
假如他做不出這一道生物題,他會選擇換掉生物課,假如另一門也過不了關,就是Stanford出場的最佳機會了;假如他在試圖修好卷帶的磁帶時不慎弄斷了,他會選擇悄悄重買或者藏起來,假如買不到或者被發現,就是Stanford背鍋的最佳時機了;假如⋯⋯
你要說什麼造就了Stanley,莫過於這一句被他奉為至理名言的座右銘;但你要說他真的做到了沒有——
「我花了三十年為了救你出來,你卻一句謝謝都沒有和我說過?!」
當然沒有。

無責任撒糖
Stanford面對Stanley可是毫無下線的妥協的。待在神秘小屋也好啦,心甘情願地說聲謝謝也好啦,最後主動提出和好邀請對方出海也好啦——全都發自內心,絲毫不作偽。
他在一開始聲詞嚴厲地喝斥對方,惡狠狠地宣告了「神秘小屋拆掉,名字也還給我」的宣言,但最後呢?
「我想出去航海,但不想跟別的什麼人,而是想跟你。」
Stan號再次啟航,新的旅程從兩個糟老頭身上開始。
「Stanley!下次刮完鬍子能洗乾淨洗手台嗎?」
「哥哥要愛護弟弟。」
攤在沙發上剔牙.jpg

悲傷且絕望的時候
他變得一無所有。
他從未有這種感覺:像吸滿了水和皂液的海绵,被從沒做過家務的外行人拿在手裡,在生滿鏽的鐵鍋上來回摩擦;像溫水中踱步的青蛙,腳踏著滾燙的鐵鍋底卻因為溫暖的水而放棄掙扎;像被子彈穿過膝彎的羚羊,疼痛過於猛烈而不乏動彈,血淋淋地,滿目麻木地看著獵人的走近。
Stanley從未愛過自己的父母,他們也沒有多餘的關愛分注在他身上。Stanford是一根救命稻草,在他或一文不值,或富甲一方時,都是永恆的定位標:我還有個聰明到不行的兄弟在這個世界的某一處等著我呢。
海綿一點點地被刮擦掉了底部,青蛙咕嚕嚕地成了可以入口的食物,羚羊滋啦滋啦地被割下了角。
Stanley跪在那個詭異形狀的傳送門前,臉埋在手心裡,手肘在顫抖著,緊貼著地面。水漬從手指的縫隙中蜿蜒漫出,是童話書裡夜鶯啼哭喙邊的鮮血。
他失去了他的兄弟。


评论(4)
热度(33)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