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存戏,Ruvik幼化(。

ooc注意。



Sebastian

        劳拉被电梯夹断的手在电梯里抽搐着,随着电梯缓缓的吱嘎下降被追逐的剧烈跳动心脏也慢慢平复下来。

        躲过劳拉的追杀后,迫不及待地想要歇一会,背靠着电梯简陋的铁栏稍作休息。当它卡在某一楼层时危机感油然而生,来不及把背上的弩箭抡到身前,那个恐怖的矮子就一下子出现了。后退不得攻击不得紧张地快要停止呼吸。


Ruvik

        Laura的死如同鋼針一般在神經上穿刺著,即使死的不是真的Laura。經此一役,再也不願意貓抓老鼠似的潛行在他身邊,一言不發將自己轉送,直直地出現在他面前。你會付出代價的,在消失和再次出現的瞬間裡,心中念到。

劫後餘生的慶幸感讓警探鬆垮下來,氣勢低迷,湊近過去正巧堪堪面對面直視對方雙眼。

       「不過你被卷進來,真是不幸。」

或真或假地為他嘆了口氣,話便不再多說直白切入正題警告對方。

       「不管怎麼樣,你都是、是——」

火焰和濃稠的黑色絲絹卻在余光驟起,穩住身形再次張口只發出伶仃幾個字後再一次住口。Laura的哼出的小調夾雜在骨骼收縮的霹哩啪啦聲裡不再明瞭,身體最後變為了一切發生時的狀態。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

       「是我的了⋯⋯要怎麼處置,隨我高興!」


Sebastian

         气势跌起,胸口觉得被压迫着难以呼吸,没料到刚刚逃离劳拉便遇上这一个更难对付的家伙。艰难的挪动步子之道背部抵上了硬邦邦的铁栏。几乎用了全部力气才维持和他对视,溃烂的皮肤和蛇一样狠戾的目光使自己背上一阵冷汗。

        四周惯有的死一般寂静,唯有他的话一个字一个字钻进耳膜,眼前的男人随时可以在一个字落下后结果了自己。

        正在进行的威胁话语突然卡壳一下,愣了愣心里暗自吐槽对方简直坏了他自己的霸道气势。骨骼摩擦的嘈杂声倒是响起了,惊愕地瞪大眼睛看着眼前boss的突然变化。没有人在被boss威胁的时候遇到过这码事。本来正视的目光随着他身形下移,最后只能注视着他金色的发。

        眼前的赫然是看到过记忆中的ruben,一头金发,个子矮矮的估计要仰头才能看着自己,皮肤白皙没有了惨烈的伤疤。缩小的人儿依然坚持着说完他本该显得霸道的话,只不过由带着软糯的童声传达,说不清是可爱多一点还是勉强摆出气度的倔强多一点。末尾的"随心处置"倒像是硬生生添上去一样,无济于补。

       “噗呲,ruben?”不厚道地笑从唇边泄出,之前种种他带给自己的紧张感成了他现在这副可爱样子的衬托。女儿的形象隐隐地重合,鬼使神差的伸手覆在他头顶轻轻揉了揉。此动作一出显然两人都愣住了。





春节要晒晒///

评论(2)
热度(53)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