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BillDip
/Dipper在心疼Bill,这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Dipper看著Bill用他的身體去做一些荒誕無稽的事。
他像是個不知世事的小孩子,尚且不知道火除了溫暖也會灼傷,漫不經心地裸手攏住燭光。「痛」對Bill Cipher而言是件新奇萬分的事,於是他對此樂此不疲。
叉子,試過了;櫃子門,試過了;壁爐熄滅的火堆,試過了⋯⋯他心醉於這種全新的體驗,在Soos給他的傷口搽上消毒液時,甚至快活地哼出了小調。
Dipper頓覺慘不忍睹。他完全不敢想像假如現在處於那個身體的是他會怎麼樣。此外,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苦悶感油然而生。
當Bill進入Dipper身體裡感受人類是如何生活,那被驅逐出身體的Dipper是否也能體會到他的感受呢?

Bill用他的嘴巴說出了最後的「遺言」,聲音在腦海中回蕩,是他自己因為頭骨回音產生的熟悉的聲音。
「我會回來的,故事還沒有結束。」惡魔這麼說,用他們之間最獨特親暱的稱呼結尾。「小松樹。」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Dipper不得不承認今天的思緒的確和這個邪惡三角息息相關。作為一個靈體,Dipper想,其實並不怎麼如意。Bill Cipher固然能因為強大的魔力而獲得觸碰一切能力,但他毫無知覺,物理層面。
他不能感受到溫度,因此他不知道溫暖的可貴與嚴寒的苦痛;他不能察覺到疼痛,因此無法體會瀕死的絕望;他不能嗅到任何氣味,因此花朵的芬芳與下水道的惡臭對他毫無差別。
Dipper感到難以言喻的愧疚,像是他小時候不得不把那隻金毛送到朋友家,因為沒有足夠時間餵養。
他在心疼那個見鬼的魔鬼,無可救藥地。
惡魔都是隱憂人心中邪念的怪物們,Bill難道不是嗎?
Bill Cipher一直都為人所需求,所迷戀,所伏拜。Dipper Pines對這一點毫無能力否認,從他感到心疼的那一瞬間開始,事情轉向了前一個不可預知方向。


Dipper想讓Bill真正成為一個人,這個願望中包含著個人私念。成為人⋯⋯

並和他生活在一起。

评论
热度(27)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