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Rook给Ben带了一瓶外星饮料喝。然而他并不知道人类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会暴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
@咖啡的餘香 太太點的文,請你笑納!


Ben Tennyson最擅長的事情莫過於將一些常人難以容忍的事情輕鬆消化,例如疼痛的折磨,他人嘲諷帶來的苦澀和作為英雄的巨大壓力。但他不接受離別。
他的心情不算明朗,像陣雨前的灰霾,抑鬱不發。他如往常一般去找Max,打外星人,追蹤並且搗掉對方老巢。但心情依舊未曾好起來過,而自稱是他新搭檔的Rook讓他更加憤怒。
直到那盒彷彿夾雜了仙女的魔法似的辣薯條的出現。哇呼,問題解決。
Ben和Rook當然沒有在車上解決那盒氣味沖天的東西,他們選擇在Smoothie外面的桌子吃掉它們。而當Ben打算去買Smoothie給Rook一個驚喜時,Rook率先拿出了他的⋯⋯驚喜,我猜。
那是兩罐看起來就不太安全的飲料,裝在玻璃罐裡,和Omnitrix一般的螢光綠,自下而上冒出星點泡泡。
但Rook超有自信地擔保了一切。
「相信我Ben兄弟,」他坐在桌子的一端拍拍胸脯說,試圖像個正常人類一樣。「超級好喝。」
於是Ben在和Rook乾杯後一口喝下了三分之一。
「嘿⋯⋯我得說,」Ben頗感驚奇地誇耀。「超級棒!」
「告訴過你。」Rook對他挑挑(也許存在的)眉毛,豎起大拇指比了一個「超棒」的手勢。
但當他們打算回去基地時,有些不對勁的事情開始發生了。
「Rook,我開始懷疑你的飲料是不是加了酒精,有些東西不太對勁。」Ben說,摀住頭和眼睛,試圖曲起雙腿擋住自己的臉。
「啊?我確信它沒有⋯⋯喔,Ben,你⋯⋯」剩下的話被突然煞車而產生的噪音遮蓋。
Ben在哭,毫無起始理由。
是的,當我們其他人面臨這種情況:最好的兩個朋友的突然離去,我們或許會大哭一場,但Ben不會。並不是說男子氣概,也非「堅強」可以概述。這是一種屬於Ben的特質,把一切都掩蓋在Smoothie和耍酷裡面。
但他的確非常難過。
Rook學過關於Ben的一切。摒棄掉他拿到Omnitrix的前十年和不在戰鬥的日常生活,Rook可以將Ben這五年的所作所為倒背如流不出差錯。但他可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這種事情。課本上一章半的書沒寫,Max的相處指南上也絲毫未提。
於是他只能像是小時候母親對他一般摟住Ben,臉頰磨蹭著對方柔軟的棕髮,斷斷續續哼著小調,並詢問到:
「怎麼了,Ben?」
Ben當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在一瞬間感覺到悲傷非常,過去十五年所有不好的記憶在腦海中翻滾,跳躍,塞滿了整個思維。他無法感知到除了「難過」以外的任何感情。幼時被奚落,少年時被孤立,而現如今被離棄;因為弱小而被欺負,因為成為英雄而再也無法結交到朋友,因為為了保護地球打擊外星人而只能留在原地看著朋友遠去。
而那時候他所感受到的苦悶不甘,心酸沮喪,一並擁簇上心頭,淚如泉湧。
Rook還在嘗試安慰他,他給了他一個厚實的擁抱,一首細碎的童謠,還有一些模糊的安慰語。
但這足夠了,Ben得到了安慰。他彷彿置身於母親的懷抱,溫暖而柔和,讓他期待能像小孩子一般埋在對方的懷抱裡哭泣。
但他沒有,他最終停止了哭泣。
「謝謝。」他說,聲音平板而僵硬,他試圖對面前那個藍色大高個來個笑容,那看起來像是個委屈的撇嘴。「新搭檔?」


真糟糕,他想,耳朵像油鍋上的生蝦一樣迅速變紅。冷靜,Ben,你還想更丟臉嗎?
「新搭檔。」Rook沒有提及剛才的事,只是再一次給了綠眼睛的男孩一個抱抱。


「這棒極了。」
「是的,很開心認識你。」


如此看到,不知作用的外星飲料在某些時候真的可以作為一個「驚喜」呢,是吧?


评论(1)
热度(17)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