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Ben10集合
#所有關於Ben的小練筆

1
Ben大半夜地被Gwen怂恿起来,爬到楼顶去看月亮。根据Gwen的来说,今天的月亮会是一年间最圆的那天……而这个,给他的印象只有上一年狼人的利爪刮破皮肤的痛感。
“月亮象征着坏事情,Gwen,我觉得我们真的要快些回去睡觉,Max爷爷叮嘱过的——”
“早些睡,要赶路。”Gwen翻着白眼和Ben异口同声地说。
“我知道,我知道。”小姑娘没好气地回答,爬上了离天台最近的那个空调座。“但这有意义,我早就想看看了,Ben,求你啦。”
“恶……”Ben丝毫不领情,做出副被恶心到的表情,把脖子几乎扭出了一百八十度,跟随他的堂妹一同迈上了天台。“好学生居然要逃课啦。”
Gwen完完全全地无视了他。
她痴迷地盯着月亮,连分开一点注意力,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照相机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目不转睛,堪称木楞地望着月亮。她的身边聚集起一小撮一小撮的莹莹微光……仿佛像是田间睡眠不足的萤火虫,或者是墓堆旁环绕的翩翩飞舞的鬼火。
Ben觉得自己体内残余的狼人基因在蠢蠢欲动,他在神情恍惚下能看到Gwen微弱而惊慌的脸,以及自己咻地变长的指甲。他在变成狼人,但也不尽然。
狼的耳朵代替了他的,但并不在常规的位置;指甲褪去该有的充满肌肤鲜嫩的粉红,变得尖硬而发灰;他的头发在变成灰黑色,他感到他的脚趾甲试图穿破鞋垫。
他在变化着。
而该死的,唯一在场的Gwen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里,没有一点躲闪的意味。无辜而天真,甜蜜的食物。
他张开了嘴,再强迫自己闭上,又张开得更大了。他的牙在变化。他能听到因为骨骼形态的改变而在颅内回荡的嘎嘣声,像是Max爷爷做的香烤脆鱿鱼,他的头骨在被加厚,鼻梁内凹,眼窝深陷。他开始像一匹狼。
但是即使在月光下,他也无法改变得更多了。在一长串饥饿感和酸痛肌肉的折磨下,他蜷缩在地面上,爪子向着Gwen尽量伸长,她的球鞋几乎触手可及。
但他握紧拳头,掐灭了一顿新鲜的夜宵的冲动。
Gwen觉得她的肠胃肯定出问题了。当她转身看见的不是她矮个子的堂哥,而是一个倒在地上,比她高出一个多头的半狼时,没有尖叫,没有后退,没有恐慌。
她的肠胃纠结在一起,发出让人牙酸的咕噜声。她在激动,真的,十分激动。
一秒。
二十五秒。
一百零二秒。
四百三十六秒。
Gwen上前揪住了Ben的狼耳朵……
“Gwen,很痛的好吗?”
“这可有趣了,我们回去拔你一根毛化个验吧?”
“……”
Ben不想理Gwen了,他觉得刚才脑子里的挣扎都是狗屎,就应该吃掉这个坏家伙。
不过一切都晚啦,Max爷爷被吵醒了,又鉴于Ben如今奇葩的模样,禁足时间恐怕就是一辈子了。
由Gwen监管。



2
当Ben和Rook互相踩着对方的影子,做着鬼脸,开腔嘲讽时,新的狂暴相扑上架了。
巨型海报在颤颤巍巍将歇不歇的夕阳余晖里,显得特别高大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
Ben一下就注意到了它,连和Rook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转身退出这场幼稚的战局摁下Omnitrix,向着游戏店跑去。
“小奇兵!“他尖叫着,消失在了漫漫人海中,伴随一阵剧烈的绿光。
直到九点半,天都黑透了,Rook才等回了Ben。
“这个真的这么有诱惑力吗?”
“你真的要试试,伙计。”Ben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眨了眨眼睛。“非常,非常棒,仅次于我拯救宇宙那么棒。”
于是Rook欣然同意了Ben的游戏邀约。
“首先,不能查游戏指南。”Ben带着一副不知从哪里来的黑框眼镜,板着脸说。“其次,叫声师傅啊?”
沉默。
Rook盯着Ben,一秒,两秒,三秒……然后屈服了。
“师傅。”
Rook真的对(Ben喜欢的)这个游戏很感兴趣,因为(Ben喜欢)游戏模式是他从来没见过的人,并且,这也让他更完全地了解他的(偶像)搭档嘛。
游戏入门不难,四个键控制方向,三个键打跳和收。这让Rook想起了他以前玩过的,用来练习指速的小游戏。简单。他露出了个大大的,大大的微笑,咧到耳根。
Ben还在炫耀自己的收藏和战绩,他的身边是他不久前翻找出来的所有的狂暴相扑,从最旧一版到最新一版,滔滔不绝地告诉Rook他有多厉害,多擅长这个游戏。
Rook都知道,Rook知道关于Ben的一切事情,包括知道三岁才脱离尿布深渊,六岁说话依旧口齿不清,九岁犹如突发事件不小心尿床——然后就迎来了重头戏,十岁和Omnitrix并肩作战。这当然不是那所谓的一章半能含括的,还包括所谓的野史和小道消息,来自Ben的一溜亲戚。
“我知道。”Rook点头,“那么,师傅Ben,我们能开始了吗?”
“被我碾爆了不要伤心啊,Rook小亲亲。”
然后Ben被彻彻底底,彻彻底底地,碾压成了碎片……或者尘土更适合一点。心如死灰莫过于此了。
“嘿,Rook?你是不是看了攻略?”
“第一次玩,还没出新手村。”Rook摆出V字手,娇羞地说。“噢!”然后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笑得更加阳光灿烂。“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一个很棒的俏皮话?”
好吧,Ben想,这个傻大个也不太可能去查攻略。
然而Rook看了一眼手腕的通讯表,关掉页面,一脸深藏功与名。
拜托,他是个外星人,查攻略太过时了。
在不信邪地再三尝试后,Ben咬碎了那个好不容易补好的蛀牙。
嗷。



3

Ben從床上醒來,身上蓋著白床單,沒有被子。他感覺脖頸酸疼,剛剛枕過的枕頭的內部填充並非棉絮或是麥穗,憑觸感而言,更像是一坨廢棄報紙再加上半麻袋的沙。他掐了掐被他拎起來的枕頭,久違的身體機能運動成功撫平了他內心的惶恐。
「我在哪兒?」
他這麼問。模糊不清,小心翼翼地問。安靜地問。他下意識去尋找武器,他告訴自己,我叫Ben Tennyson,我有Omnitrix,我拯救過世界,我現在需要去⋯⋯他梗住了,呆愣了有幾分鐘,腦內依舊一片空白。他知道他叫什麼,他知道Omnitrix,他知道怎麼打開番茄醬的瓶蓋也知道餓了Max爺爺的車裏有巧克力小熊餅乾。我要做什麼?一無所知。
當他提起Omnitrix的時候,他的潛意識自動自覺提示他看向手腕。左手,貼近手掌,一款堪稱酷斃的手錶。他無意識地旋轉表上轉盤,外型英雄投影一次出現。
「四手霸王,火焰人,迪對,快閃之星,小奇兵⋯⋯我都認識你們,好久不見。」
他這麼說,自發自覺地。他單手托著下巴,沈吟片刻扁扁嘴,慣性使然似地對邊上的空氣聳聳肩,輕鬆地猛力一旋轉盤,口中默念:
「Omnitrix,給個有用的給我吧!」
一陣煙霧過後,一米四的小矮子縮到了十四厘米,像蹦極一樣摔到床聲,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
「小奇兵?喔,好吧,看來是智力型的迷宮了,讓我大發神威吧。」
等到床對他來說不再像個遊樂場跳跳床的時候,他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十平方米,很平常的小房間,就是配置有點奇怪:一張單人床,一張沒有抽屜的木桌,沒有窗子,一扇帶著鐵鎖的木門。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簡單得讓人感到恐慌。
「早知道我就變成四手霸王轟出去了,該死。」小奇兵憤怒地捶打床墊,生了會兒悶氣最後無可奈何地走到床柱邊兒滑了下去。「但我總覺得這場⋯⋯不是這個意思,轟出去沒用,沒用是嗎?見鬼!我都知道什麼!」他抱著床柱緩了一會兒高空拋物的恐懼感,在直接開鎖和搜尋房間中選擇了後者。「有小奇兵在,不費事!」
很快,幾乎完全沒有困難地在床架子底下找到了小半塊粘住得陶瓷片,上面依舊餘留著幾乎佔據了整片瓷片的花紋。
「啊⋯⋯這可真熟悉。」
他說著,變換的時間恰好到來,嘭都一聲又變回了一米四的Ben Tennyson。他看起來幾乎崩潰到死,雙手抱著頭揪緊頭髮凶神惡煞地對Omnitrix喊道:
「嘿,伙計,有點用好嗎?每次變回來都這麼及時,我還沒打⋯⋯」
話音未落,門應聲而開。當他踏出門框的第一步,身後那個怪異之極的房間消失了,面前是學校大門,Max爺爺在不遠處和他揮手。他揮回去,感覺到重量不太對的時候手腕上的Omnitrix已經消失了。
「啊?我的Omni⋯⋯什麼,喔天啊,上學真麻煩,記性都不好了。」他敲敲左手腕,總有個聲音在咆哮著他忘記了什麼。大概是動畫片看多了吧,他這麼想,萬分謹慎地越過兩個校園惡霸,邁步衝向爺爺。
「嘿!爺爺!」
Max爺爺張開懷抱摟住了Ben,臉上的笑容像是陽光下的向日葵,可怕地讓Ben渾身發冷,他覺得有些事而不對。
「終於到我們祖孫二人的甜蜜暑假了,誰都不能打擾我們。好了,Ben,上車吧,我們要開始旅途了!」
Max爺爺笑得純真無邪,Ben懷疑自己真的是摔壞了腦子。最後他還是發問了:
「爺爺,那個⋯⋯呢,很討人厭的⋯⋯也在嗎?」
「什麼,Ben?就我們兩個人啊,你不會不願意和爺爺一起待著吧?」


Ben獲得了Omnitrix(再一次),興高采烈地研究了大半個晚上。他是一個人發現的,變成四手霸王後對抗機器怪,幾乎要了他的命。
「喔⋯⋯希望爺爺能趕到。」他掛在樹枝上苦哈哈地說,腦子裡咕嚕咕嚕有一大堆模糊的記憶在翻滾,使他頭疼欲裂。
往後的日子一帆風順,變聲成為外星英雄,在十分巧合的情況下解鎖Ommnitrix,魔賈斯、董悟博士和永恆武士像是自發自覺似的被他抓去了虛無靈界⋯⋯最懸疑的莫過於改邪歸正叫他老大的Kevin了。
爺爺同意讓他公布他的身份,他說:「反正外星怪物都沒了嘛!這是你應得的榮耀啊。」
但Ben總覺得怪怪的。
「我忘了什麼⋯⋯我一定忘了什麼。」他說,悄然無聲地。嘴唇上下磕碰,顫抖,最後平靜下來。
他蜷縮在床上,躲在黑暗中。
Ben能感覺到,能觸碰到那個存在。她/他充斥在他每一個生日宴會上,在每個假期裡。他和她/他爭執,打架,最終筋疲力盡地倒在床上相擁而眠。
她/他是誰?
當Ben把自己裹得更緊的時候,褲口袋中的碎片撞到了他的胸口。他拿著它,看著它,撫摸它。就好像在撫摸著⋯⋯那個親近的、獨一無二的存在。
她/他有一頭半長不短的橙色頭髮,她/他有一臉俏皮的雀斑,她/他熱愛藍色的短袖上衣,她/他有一雙和他一模一樣的,如同寶石般的綠眼睛。
她很愛他。
他也很愛她。


Omnitrix開始發光,從一束微弱搖晃的光束變到劇烈四射的光球。
Ben睜開了眼睛,又一次躺在床上。身上被換了綠色的手術裙,Omnitrix卡在機器裡。Gwen和Max爺爺依次躺在他隔壁的手術床上,頭還深陷在頭盔里。
一整個世紀從指尖掠過,Gwen的睫毛才稍有顫動。Max爺爺和Ben都守在一邊等待睡美人的蘇醒。
「好樣的,Ben,你在夢裡看到了什麼?他會讓你忘記最重要的人,直到你記起牠們為止。」Max爺爺說。
「這樣豈不是很容易破解嗎?失去或者忘記最重要的人超級明顯欸!」
「但不是每個人都會願意回來的啊,最重要的人不一定,畢竟它還附帶完美生活不是嗎?」
「喔,也許吧,世界沒了Gwen的確好玩到爆哦。」
誰知道呢?
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永恆武士可不會讓一切完美收場,世界還等著Ben和⋯⋯他的外星英雄(後宮)們去正拯救呢!


4

Ben设想过成千上万个和Gwen与Kevin重逢的场景:在追捕坏蛋时恰好遇见;或者是英雄救美;也可能在某次远行时,在热狗店的门口撞见、一同享用午餐;还有由于巧合而产生的并肩作战。他有十万个,甚至更多的外星基因,这让他本身就丰富的想象愈发色彩缤纷。他可以顶着沼泽火,也可以是快闪之星;站在滑稽的一方,乐高玩具和那个光也是首选。

但他唯独没有想到的是,他会以跳跳虎*的形象,狼狈不堪地被Gwen和Kevin在火场救下。

见鬼,这既不是迪士尼动画,也不是革命现场好吗?

答案当然是:不好。

现实给他了一个巨大的耳光,让他一连摔了三次才堪堪着陆,比Gwen的新发型还要糗,以至于最后上了Rook开来的车,都没能吐槽出声。

但这又这么样呢?

再一次和故友重逢,并且并肩,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机会的。





评论
热度(29)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