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以纠缠顾客为职的电话销售员被纠缠上。
*现代au
-
狄仁杰最近简直要愁死了。
他是一个电话销售员(嘘,别笑,大学生做这个也没啥好丢人的,是吧),二十四岁,工作已经三年。
他从开始实习就选了个难度大的工作,一做居然成了混口饭的正职,让人无语凝噎至极。
要知道他可是学心理学的,做啥子销售员啊?
但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挺有帮助的——在推销保险啊,商品的时候——他的专业让他懂得怎么挑着点下手恐吓或是诱哄,他也有的是天赋,只是不太务正业。
我们真的要说狄仁杰是个天才,上至七十的街坊棋王,下至三岁呜呀学语的幼童,都不约而同地这么讲到。
“他是个天才啊。”输棋输了第……次的王大爷说。
“他很厉害咯。”喊着糖的杨二宝含含糊糊一笔带过,堪称赞不绝口。“很厉、厉害咯。”
说到底,狄仁杰还是只是一个销售员,充满烦恼的销售员。
长话短说,他被顾客缠上了。
要知道向来都是他一个人在电话里唠逼卖弄,把别人绕得一转一转,没想到遇到了匹脱缰的野马。两个人在电话里噼里啪啦,天文地理乌鸦企鹅,再到临城的凶案,某大学的老师。
最后以对方一句咱组个组合当私家侦探为终,瞅眼时间都过去了三小时四十二分——这月又要欠款了。
自此之后,隔三差五,不是在早餐的时候就是半夜突袭,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每次一接起来就聊上了两三个小时,堵住了大部分有钱的回头客。
狄仁杰裹在棉被里,空调开到十七度,调出银行账户皱成了苦瓜脸。
诶哟喂,下周再这样子就要搬砖了,咋办啊?
-
白元芳发现了个有趣的人。
白家的确家规严,虽然算得上是祖传的有钱,但也没出过几个纨绔子弟。这一辈儿站得出来的,都是些纯纯粹粹,还能在和平时代称得上傲骨铮铮的。
白元芳当然也是,就算有点不大争气,该学的该有的,都淋漓尽致地承接了下来。
既然他觉得有趣,那可就真真是个有趣的人了。
-
狄仁杰觉得他有了个新的想法。
开个私人侦探所的确是个新奇又上乘的方式,来脱离疲于拨打收听电话的日常。
毕竟对方是个大款。
知道这点儿不难,当你和他从某些事熟悉之后,谈到了生活理想,你很容易从他的生活状况以及野心梦想里窥视出什么。
再说狄仁杰可是个学心理的,是吧。
-
白元芳和对方约好在T大边上的奶茶店,一起出来浪。
……顺便再谈下侦探事务所。
T大是他的母校。是,无可否认的,白元芳在脑筋这方面的确有点不灵光,但老话怎么说的?事在人为,勤能补拙嘛。他憋了三年的气,一路刀山火海,破荆斩棘冲到了T大,还是最热门的金融系,然后……然后就并没有什么卵用了。
故地重游,他还的确是一丁点旧情旧忆都思不起来,捧着可乐就杵一边儿上,啃着个汉堡。
-
狄仁杰真的没想到当年追着自己满校园跑的师弟居然变聪明,还懂得用变声器,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那一点。
还是一认识就缠个不停。
-
果然,这世上什么都在变,有趣的人过多少年,他还会是这么有趣。
就像你一见钟情的人啊,就算是过了多久,再遇到是什么情况,你都还是会再一次一见钟情。
咳,当我什么都没说。
-
每个故事都要一个很好的结尾,所以我用 “在很久很久之后,他们愉快的生活在了一起”来结束它。
在这段“很久很久”的时间里,他们——当然地,毋庸置疑地,无可否认地——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或许在再下一次,在我有机会和你讲更多的故事的时候,再来和你娓娓道来吧。





tbc.

评论(1)
热度(20)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