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事件结束后的狄白告别。
*车即白家军,士即大理寺卿,设定出自神探狄仁杰老版。

白元芳才跳下墙站稳,背后就传来书卷收拢的声音。书生打扮的人立在房檐阴影下,像是和他心有灵犀一般,异口同声地提出了邀约:

“难逢十五月圆,别坏了气氛。”

“看不看月亮啊,正好八月十五。”

白元芳也没急着摘下腰间的佩剑,只取出特地从家中地窖里捎上的女儿红,摇摇晃晃拎着。没寻个地方坐下就倚墙仰头看起了月亮。

十五的月亮挂在树梢,风吹过朝他们眨了眨眼,圆滚滚的杏仁眼儿笑弯成了月牙儿。

白元芳辞了茶,对方拒了酒;酒是白元芳的佳酿,茶是府上的陈茶,看着的月亮倒是天下人共赏的月亮。

海内存知己,天涯共此时。

白元芳的头发一日既往地束在脑后,无冠无饰,剑也还是当时那把,白袍也似曾相识。但旧时嗜酒如命的是故友,而如今酒不离身的倒成了他自己。

“都过了三更,你也该回去整装整装了。”

“不急不急,走前再下盘棋吧。”

石桌上摆着围棋的盘,下的是五子棋。白家的棋艺一脉相传,白元芳的棋风倒是承自白洁。从五子棋到围棋,再翻转牌面打起象棋,下错子捂住眼睛就嚷着要悔。这回尚还年轻的书生没出声,也没打断他,安安稳稳地玩到了底,输得一败涂地。

“廉颇老了,狄大人!”

“承让,白将军。”

“官高势大,坐稳别摔下来了,送你个车,暂且告辞。”

狄仁杰没接话,捏起他递来的车摁在棋盘原本放着将的地方,撇开了效忠的女皇,最后把红士推向他,才悠然开口:

“边关险恶,保重。”


评论(6)
热度(19)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