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夏末的雨总是连绵不绝,连个停下的缝都没有的,仿佛要把热辣阳光蒸发去的水分一并落下。裹着蓑衣的陌生人叩响外院的大门,力道大得在雨声轰鸣里也一清二楚。他头顶竹编的雨帽倒是十成十的新,而那身避雨的蓑衣说是一席破竹席也不为过,万分不搭调。腰间的佩剑含羞带怯地露出了双未遮住的水眸,柄上的纹路稍有斑驳,也掩不了盈盈风情。这是把毋庸置疑的好剑。
狄白事务所对门卖糕点的王大娘招呼他过去避避雨,笑呵呵和蔼地对他解释道:
“狄侦探每每都睡到正午,少侠不如过来坐坐试试老婆子我新做的糕点?”
那个带剑的高个子侧着身子对她摆摆手,不合身的白色贴身外袍短至手肘,露出腕上缠了好几圈难看的布带子。年轻人从始至终视线都未曾离开过紧闭着的漆红大门,但他没再敲过门,只是安安静静倚着门,瞧着天。像是在盼着日头能从层层乌云中冒出。细绒般的柳絮湿了水,无精打采地粘在他的斗笠上。路过的一只挂着露水的蜻蜓停留在帽顶尖,啪嗒啪嗒企图甩掉翅膀上惹人烦厌的水滴。
正等他再有动作,气急败坏的女声就挟着猛然打开门带来的风一齐迸出,唬得他一愣。
白洁想都没想就举起自己路过内门拽来的扫把准备教训教训外头砸门的傻逼。狄仁杰跟在后头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头上也还未来得及束上冠。
白衣剑客愣了好一会儿,突然才有了动作抖落头顶帽上的水,正对那两个半醒不醒的人。
“谁呀,大早上工作是违反劳动法的好吗?白洁,千万别接。”
狄仁杰仰着头边叮嘱边打哈欠,眯起眼睛神清气爽地打算回院。余光瞥到院外之人的长相时,怔在了原地,而小姑娘早就攥着扫把哭得泪水涟涟了。
“进来吧。”
狄仁杰对于白元芳的回归异常冷静,拉过白洁让对方进来,再悄然无声地闭上门,挡住那几缕被哭声而吸引来的视线。
“你的房间被白洁占了,找间客房先睡一会儿吧,过后再谈。”
白元芳掀掉闷在头顶老久的雨帽,冲还在发愣的狄仁杰和白洁咧了个大大的笑容,灿烂不减当年地打了个招呼侧身迈进院子里朝书房走过去:
“有没有想我啊,狄仁杰?”
“想你个大鬼头。“
“还知道回来啊。”

评论
热度(25)

© 03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