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我们都希望这是真的,但不是。

 

夏洛克坐在火车的坐板凳上还是睡着了,这是一个晚上没有睡觉的恶果。约翰在心里数落着夏洛克的狂妄自大,明知道不可行却非要尝试。我想只是一个晚上的睡眠并没有多么重要。他是这么说的,并以接近半个夜晚的时间证明了这句话的真实性。约翰对于惨不忍睹的221B致以了最高的敬意,然后他就抓着夏洛克上了火车——在哈德森太太还没有起床的时候,并叫了一位保姆来收拾干净。肩膀脖子肯定会疼得不行。约翰在盯着夏洛克的睡姿一小会后确定了不是在装作安眠,于是下了结论。正好有案子,不然可真糟糕。这一句绝对是所有熟悉夏洛克的人的共同心声。一个小孩子在约翰一不留神的时候爬到了夏洛克的腿上,并且尝试着踩上去来够到他母亲拿在手里的玩具。


 “真是抱歉。”


孩子的母亲显得有些尴尬,手里攥着那个呆若木鸡的小黄鸭,嘎吱嘎吱的响。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颇为认真的看向约翰,表达了她的歉意。约翰当然不会为此责怪一位女士,他甚至有些想笑。带着孩子的夏洛克。这个组合够整个苏格兰场笑上一阵子了。然后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那位女士腼腆的笑了笑,继续对医生说道:“希望你的丈夫不会介意。”他当然不会介意!约翰愤愤不平的想到,顾不上礼节想要打断对方的话,可惜没有来得及。她继续说了下去,飞快的。“你们的感情肯定很好,不是吗?”作为一个问句,它没有它应有的停顿,她连贯的接上了自己的话。“如果我和弗莱也是这样该多好。”她的表情轻轻浅浅地像个面具似的挂在脸上,悲伤从边边角角里抽芽出来。 


约翰第一次没有在自己和夏洛克的关系被误解时为自己辩白,他只是有些庄重的告诉对方他们已经共同生活了二十五年了,并且伸手揉了揉夏洛克那头软绵绵的卷发。


 “约翰.华生。很高兴认识你。”在分别的时候他对那位母亲说。


 “莉拉,很高兴见到你。”

评论
热度(12)

© 039 | Powered by LOFTER